基奇

【劫慎ABO】梅花初紅,桂花落。(不定更/中篇)

1、
慎站直身子於父親面前,那是他十二歲的事。


他印象中,只知道父親因為事業忙碌,很少管理家中的事,也或許正因為是alpha,才沒什麼家庭觀念,會面機會也就少之又少,這天難得的父子獨處卻多了個沒見過面的孩子,那頭奪人眼目的銀髮,還襯著一雙紅瞳,就同齡的孩子來說那眼神都太成熟太銳利。

“劫之後會和你一起生活,姑且算個弟弟。”

那天父親就以這麼簡短兩句話交代那孩子的來路,把劫交給了管家後說了幾句話又回到公司去。

那時候的他也沒多想,只知道劫今年十歲,或許是父親在外和某個不認識的omega生的也不意外。

慎還記得年幼時,自己也算個性外放,想努力和新來的弟弟打好關係,也嘗試和劫交心,只不過剛開始劫都是不大領情的,一放學就窩回自己的房間,倒也讓他頭疼,直到某天晚餐後才有了什麼進展。

用完餐後劫本想逕自回到房內,卻沒料到被慎搶先拉住了手肘。

“談談好嗎?”其實慎也沒料到劫就這麼佇足了,他根本沒想好說些什麼,開口第一句就也只能是這個,把氣氛都弄得有些尷尬。

第一次把劫帶到自己寢室觸膝長談,他也才知道這孩子其實還是有屬於他年紀的莽撞,可能是新環境的不適應,只好把自己包裝成生人勿近。

只不過聊天下來,關於之前家庭的事,劫一向必口不談,慎也無心窺探他人傷口及舊疤,換個話題以自己的故事說下去。

有時候,一個轉機就夠了,那天起劫就時不時敲響他的房門,帶著學校功課一待就是待到傍晚,趴在桌緣要他解一題題的數學作業,和自己恰恰相反,身體不好的他,在術科方面總是不行,卻也算半個學霸,劫就不一樣了,先天的體能優勢從小就顯而易見,只差沒成為學校小霸王而已。

也在這麼一時半刻間,兩人便熟了起來,諾大的住宅內,多了個孩子,氣氛也就比之前更熱絡許多,好在兩人也都不大愛惹事,省下了處理更多麻煩的力氣。



2.
和樂的氣氛持續到慎年滿16歲的那年冬天,連續一週的體溫升高,說明著分化期已迫在眉睫,逼著慎本能的想迴避這事,卻還是不敵身體逐漸的變化,災難預料內的降臨。

事發突然,一旁的僕人們全慌了手腳,因為荷爾蒙的關係,只留下幾個beta在身邊照應,許多人都是第一次經歷孩子分化,要幫忙些什麼都沒了頭緒,況且通知老爺的電話全以公事在身不便陪同作結,表示著人生大事得由自己撐過才行。

慎很想撐起身體安撫周圍人的情緒,不過昨夜起便高燒不斷,使得原先多病的身子更為虛弱,全身燥熱伴隨肌肉不聽使喚,現在自己只能躺臥在床上,任由汗珠沿前額瀏海滑落臉龐,及無止境的疼痛席捲而來,收緊的手指嵌進棉被裡,在手心留下深深的指印。

早就料到自己必須一個人的。

咬緊自己下唇,失落的情緒只能全往肚裡吞,痛覺都沾滿了大半意識,怎麼還能有閒餘情緒用事。

慎緊閉雙眼,不去想那些胡亂的事,這也不是第一次自己一人了,每年的生日、畢業、理所當然分化也必須如此。只不過忽然握上的手拉回了他的注意,自己有些詫然,他知道這隻手的主人是誰,額上的瀏海被撥往一邊,手腹偏冷的體溫抵上額頭,像是魔法的安心感襲來,頓時不適感褪去了不少。

“劫?”慎微微睜開雙眼看向對方,後者也只是勾起嘴角笑了笑。

“因為還沒分化,他們讓我進來的。”不用等慎開口,直接回應了對方心中的問題,“看你很不舒服的樣子,所以來看看。”

“沒什麼,分化期難免的。”慎笑到,“劫有想過自己想成為的性別嗎?”

答案不是Beta就是Alpha吧。

“Alpha。”簡短有力的回答,“想成為有力量保護自己所愛的那種人…聽起來很帥。”
說著說著竟然耳根先紅了起來。

果然是符合年紀的回答,慎心裡覺得可愛卻也不好意思說,但就這孩子而言,大概真會分化成Alpha也說不定。

“那哥呢?”

“Beta吧,我是不可能成為Alpha的,但Omega在社會上…你懂的。”尤其他是獨生子,理所當然要撐起家裡的責任。

“那我就成為能保護哥的Alpha吧。”劫看向對方,說出的話讓慎吃驚了好一會,前者則並不給予這份訝異半點理會,好像只是述說事實似的,“哥還是先睡吧。”

慎想不到什麼詞語能回應對方,只好將雙眼闔上,劫是他人生中的變數,讓這獨自一人的夜晚變得有所不同,暖意席捲上身,順著逐漸消逝的疼痛,有股情緒在心裡悄悄的成長。

隨著淡淡的桂花香飄散而出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隔了好久終於更文了
老早想寫abo了啊~ 希望可以安穩更完
名字暫定吧 等想到再改名字
話說最近可能填個星光少女短篇
真的太喜歡新故事了啦qqqq
金髮閃光組大好

【黃燜雞】家教老師

#傻白甜系列
#請勿上升真人
#一章完的腦部段子
#好像或許有點ooc吧
黃旼炫撐頭望著睡在對桌的柳善皓,眼神溫柔的像是隨時會滴出水來似的。

又是個讀書讀到睡著的秋日午後,這怎麼不讓身為家教老師的黃旼炫頭疼呢。

揉了揉孩子散在額前的髮絲,“別睡了,今天不把這章寫完伯母會生氣的。”

柳善皓沒有清醒,只是讓頭往手臂窩竄了竄,埋的更深點。

黃旼炫嘆了氣,“這樣你可能要換個家教也說不定。”

果不其然那個前一秒還賴著不醒的人瞬間抬頭喊著,“哥,我們繼續吧,這題的觀念再說一遍我能懂的。”

黃旼炫笑出了聲,這孩子總是可愛的令他不知如何是好,拿起筆敲了對方的頭,在紙上寫下題目的重點公式,耐心的再講解遍。

柳善皓將頭低著,鼻頭都快貼上書本了,似懂非懂的點了幾下,誰知道他現在整個小腦袋都還昏昏沉沉的。

“這樣講有比較好懂嗎?”上頭傳來了溫暖的音調。

柳善皓推推厚重的眼鏡抬起頭來,不料迎接他的,是黃旼炫一張好看的臉,成熟認真的表情印在那溫柔的臉上,柳善皓想也不想直接將唇瓣貼上對方的,很輕的一個小啄,惹得較為年長的那位一下紅了耳根。
“什麼啊…這……”黃旼炫被圖如其來的吻弄得慌張,抿了抿剛被偷親了口的嘴唇。

柳善皓也不害臊,又在哥哥的唇上點了下。
“嘿嘿,哥是我的維他命啊,吃一口就能精神百倍的。”柳善皓笑著,又低下頭寫自己的數學習題,留下還錯愕的黃旼炫。

“啊!哥你說,如果我媽知道我和家教老師交往會不會換個老師呀?”柳善皓眨著眼,一副發現了什麼天大的事實。

會的,肯定會。
黃旼炫心裡如是想著,到也沒說出口,順順孩子的黑髮在額前留下一吻。
“好好學習先吧。”

【劫慎燼】明星與咖啡廳-初遇#2(cp潔癖誤入)

#本篇燼慎成份多於劫慎
#cp潔癖千萬別吃
慎推開待機室的門,那個妝髮齊全的傢伙正坐在沙發中翻閱手裡的書本,聽到開門聲抬眼看了下他,不過當瞄到淺藍襯衫上的咖啡汙點,有潔癖的燼反射性的蹙起眉頭。

「我是叫你買咖啡,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?」接過對方遞上的濃縮,掀了杯蓋微微啐了一口。

「沒把你的用灑就不錯了。」慎沒想多搭理,抽了幾張濕紙巾試圖擦拭上頭的痕跡,卻也沒太顯著的效果。

「怎麼,不會是看到漂亮的女人,一不小心灑出來?」

「不是。」

燼輕笑了兩下,「是“不是”,而不是“沒有”呢,嗯?」抓起對方的語病,燼也沒打算結束話題,反而針對的問下去,「不如說說發生了什麼?」

發現自己話中的漏洞,慎只是嘖了聲,他不是不願意說,只不過懶得和對方解釋罷了。
「路上撞到趕時間的人,滿意?」慎揚眉對上坐在沙發椅上的人。

「恩…不滿意,這種劇情似乎有些普通。」燼撐著頭回望對方,「該更加轟轟烈烈的不是嗎?」

「怎麼轟轟烈…」嘴裡的話還沒吐出,接下來燼的舉動著實讓慎僵在原處。
燼站起身,從桌上隨手抽了張紙巾,走到慎面前彎下腰,正好是慎抬頭就會對到眼的高度,一手抓起沾上污漬的襯衫,另一手拿著紙巾溫柔的在上頭擦拭,將頭湊上慎耳邊,吐聲道:「像這種的。」

慎沒有說話,只是與對方相視後,慌亂的移開視線,尷尬的抿了抿嘴。

惡作劇的傢伙看似滿意了對方的反應,嗤笑了聲移開自己的手,向後退了大步,「你說衣服髒成這樣,下午的討論會呢?」

「…我等等回去換。」慎應答到。
剛剛那瞬間,或許是正常人都該心生悸動,但對他而言,只有被獵食者捕獲的手足無措。

燼看了他一眼,將上身的黑色襯衫脫下,拋給對方。
「你不會喜歡遲到的。」露出平時運動練出的精壯身材,該纖細該有線條的地方,燼都練的恰到好處,隨意從衣架抽了件棉上衣便往身上套,該說是因為模特兒嗎,普通的衣服都能穿出氣質。

慎接下了那件襯衫,「謝謝。」

其實慎也不是很了解燼這個人,他好像對任何人都擁有致命吸引力,也許燼並沒有刻意這麼做,就是他流露出的氛圍,總會勾引著人貼上去,或許就是因為自己老是毫無反應,才會引起燼的興趣,但可能都只是自己想多了,只要燼不要老惹事慎就很滿意了。

至於對他來說,什麼樣的人會吸引他的注意,慎反覆思索著,雖然停留時間就這麼剎那,但一早的銀髮青年確實閃過慎的腦海裡,稍縱即逝,一個他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。

【劫慎】徒弟 (cp弱)

#徒弟入設定缺,可能ooc
#個性自己瞎寫,只靠語音腦補
#若到時候設定矛盾請不要拆我
#如果沒有萌到骨子裡不負責

難得在測試服被召喚,除了對線JG是那個新來的生面孔,其他都是熟人了,當然也包刮中路的劫。

而那位JG的資料他多少有所耳聞,一副狂妄自大的樣子,跟某人年輕時真有些相似,總之就是沒什麼好印象,慎本想迴避他,卻不料新人先朝他走了過來。

「您是慎吧,久仰。」少年有些爽朗的伸出手,慎也沒有迴避的握上去。

「少跟敵人那麼親熱了。」有個稍微低啞的聲音傳出,慎看向武器上眨著的眼鏡,感受對方所透出和厄薩斯一樣的能量波動。

「安靜一會兒行不行啊,他是師父的朋友,是前輩就該尊重啊!」

“朋友”?這個詞對慎有些陌生,但至少他知道這孩子對他是沒有敵意的,和他原先猜想的不同,還以為他會拿著那武器在自己面前說些鄙視均衡的大話。

「凱隱…稍微迴避一下。」劫突然出聲,似乎是看這亂成一團,從一旁走了過來。

見自己師父如是說到,凱隱也就識相退出去了,留他們兩前輩難得的…敘舊?

待凱隱稍微走遠,劫才開口道,「他是我的徒弟。」

「我知道,你另闢影流後,收徒多少有些傳聞。」當然也包刮血洗均衡那次,但那早是多年前了,至少那次不包刮這孩子,就剛剛的照面,以影流的人來說,凱隱有些耳目一新,或是對慎來講他有點熟悉,看來劫把這孩子教的很好。

「他算是我門下的第一弟子吧。」劫看著在吉茵身邊打鬧的凱隱說著。

慎朝著劫的視線看去,說實在的,連打鬧的樣子都像,「我記得你師傅也這麼形容過你…」他閉上眼,試圖把有些惱人的情緒拋在腦後。

「只不過當時那個得意弟子卻怎麼也贏不過他的兒子,可惜我還沒有兒子。」劫低頭轉動著手裡的飛鏢,這段回憶任誰提起都還是有些尷尬。

慎微微一笑,至於笑的原因有很多,是回憶起往事而笑亦或是苦笑,甚至是恥笑彼此。「才想說你們師徒沆瀣一氣的,難道影流的若無法突破自己,總要接受點什麼禁術?」慎的語氣有點輕佻,但劫知道他在緩轉氣氛。

「一來影之力本就屬於黑暗,沒什麼接受不接受的,力量也會自己找上門,況且…我得教他怎麼不被那把刀控制,而是控制那股力量。」

「果真是沆瀣一氣。」慎笑道,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,幾年過後了,都到了他們自己從學徒變成人家師父的時候,「但願到時候他不會提著那刀來收割你的人頭。」

「或許吧,也是咎由自取。」劫說著,「但我自信不會輸他。」

慎收回視線,從新投注在劫身上,「你把他教的很像你。」

「但我是用你那套在收斂他的脾氣。」劫慨然。

____________
「凱隱…」劫忽然喊住他的名字中斷了練習。
「有些話我必須告訴你。」

凱隱停下手邊的動作走向劫,腦子想的卻都是些,師父真帥、師父真強。

「咳…專心點。」劫蹙眉,有時候這徒弟的想法他還是難以捉摸。

「是!」

「切記,均衡是懦弱的,但慎是對的。」

「蛤???」有時候師父的想法他真的無法捉摸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喔摸喔摸#
我已經等不到新英雄完整資料出來了
老子想寫啊qqqqq
官方發設定不寫我不忍心
全都是洞 隔餐誤食
之後故事出來還會產###太喜歡啦啊
啊啊
劫那句是他語音:「Balance is weakness.」
突然想到丟的

【劫慎燼】明星與咖啡廳-初遇#1 (劫慎成份低)

那是前往各自上班的路上,某個天氣正好的晴朗上午。

彼此各在斑馬線一端,一個拿著買來的咖啡,心裡邊規劃今日的通告行程,另一個焦躁的數著交通標誌上的秒數。

綠燈那刻,其中一方匆忙的跑向對面,不過就這麼剛好的彼此相撞,飛濺的咖啡灑上衣服。

「沒事吧?」看著跌坐於地的男人,銀髮青年顯得有些手足無措。

穿著襯衫的男人順著對方伸出的手站起身,「不要緊。」

「衣服…?」一邊數著銳減的妙數一邊慌亂的詢問對方,礙於還在馬路中央,以及已經遲到的工作,銀髮青年上下打量番眼前的人,對於自己的莽撞,心裡還是有些過意不去,直到注目在咖啡杯上頭的標示。

「你明天再來那家店吧,衣服我會賠償的。」青年的話說的有些匆促,卻也沒多加解釋,便大步跑向對面,「不好意思! 」

那天慎只記得那過於刺眼的太陽,以及灑在對方銀色髮絲上的點點金光,眼前的畫面耀眼的有些難以置信。

那是他們彼此第一次見面,一切都來的過於意外。

____________
這篇是三連發//
至於kayn的新文章呢 我還在等啊
想寫的文案大概都擬好了
就等官方丟資源了qqqq
好想寫徒弟吃醋師兄吃醋的戲碼
期待期待###

啊啊啊 看到這句我是激動的
新英雄的交友圈超窄欸 特殊對話只有
厄薩斯 法洛洛 劫 慎
其中厄薩還是跟他的劍有過節 黑人問號
然後那個語音啊!!!!
F.R.I.E.N.D!!!!
渣翻:慎…就當為朋友支付債務吧。
^應該有可能翻錯就是

雖然這孩子和劫兄是師徒關係 看語音感覺似乎感情沒有交惡啦
於是我不知道這個債務是指什麼東東
但那個friend怎麼想都是指劫啊////
到底是劫談起慎時都認為彼此還是朋友徒弟才會這麼想
還是慎始終還是把劫當朋友
我不知道啊啊啊啊啊
官方終於肯發糧重視這個關係了
我現在就是期盼著看到故事傳記更新呀
給我更多的劫慎吧!!!!

怎麼覺得劫和這孩子會有cp???
又一個來和慎搶男人的
他在打慎時語音:
Kayn:我並不享受如此。
Rhaast:但我是。
(感謝樓下巨巨提供)
挑釁劫:
我們一起就無人能敵了,劫。

那慎你可以考慮考慮燼 不要緊的<333

嗚嗚嗚 劫終於有伙伴不是邊緣火影了

【劫慎燼】關於咖啡廳-喝咖啡習慣 (劫慎成份低/愛歐尼亞組有)

#星多拉/辛德拉好像ooc了
#劫慎成份稀少

「歡迎光臨。」穩重的女聲從吧檯內傳來,只是看到來人,莫名多了幾分雀躍,「是慎歐巴,怎麼最近工作還好嗎?」

面對這個問題,慎思索了下,才勉強回上還行兩個字。
「一樣一杯拿鐵,一杯濃縮。」

「啊~又幫忙跑腿,對了那個…」

「燼歐巴有…」 「劫他…」
突然的異口同聲,兩人都相視笑了下。

「上妝了,所以沒出來。」
「喔~是嗎,那傢伙遲到了,等等應該就來了吧。」
銀髮女生無奈的比了下後頭的鐘,雖然慎沒有表示出來,但心裡多少有些失望,至於這種失落感他也無法解釋明白,什麼時候開始來咖啡廳變成一種習慣,又是因何而期待。

慎眼裡閃過的一絲情緒就這麼恰巧被星朵拉捕捉到。
「真不知道他好在哪裡呢?」星朵拉唸著,一邊將蒸氣打入牛奶中。

聽到對方的話,慎難得慌亂的搖著頭,「不,我只是想說怎沒看到他罷了。」

「是是是,明明經紀人身邊該圍繞更多帥哥才是啊。」
待咖啡機萃出液體後,將其倒入印了拳頭標示的紙杯,拿了麥克筆就在上頭寫了「oppa, fighting!」

「好了,工作辛苦了,下次可要帶燼先生來喔。」星朵拉笑到,將咖啡遞給了慎。

慎接過回以微笑,便轉頭離開。

結束櫃檯的工作,星朵拉靠上備料區的桌緣,挑眉問著正洗杯子的人。
「我說阿卡莉…幹嘛一直背對櫃檯裝忙啊。」

「誰跟你裝忙了。」無奈的回以對方白眼,推了推在一旁多嘴的傢伙,「你還是回去泡咖啡吧。」

星朵拉沒多說,揶揄的對她笑著,邊小聲唸著「原來你喜歡這型的呀~」

「你!」

掛在門邊的風鈴哐啷乍響,男子匆忙的走進來,「遲到了,抱歉。」
用手隨意抓了抓亂掉的銀髮,路過吧檯順手拿了上頭的餅乾就塞進嘴裡。

「至少不是這一型。」阿卡莉嘆聲道。
「嗯,幸好不是。」星朵拉插手瞪著進門的人。

「什麼?」

「沒事。」異口同聲。

_________
嗚嗚嗚 我覺得我星朵拉個性沒抓的很好
怎麼覺得愛歐尼亞組高冷的傢伙那麼多qqq
設定裡星朵拉就好像很懂流行
也有點迷妹傾向但限定是燼( ´▽` )
這篇的順序來的很突然希望大家還能接受

【劫慎燼】明星那檔事-偶像包袱 (極短/燼慎程度大 慎入)

慎沒有多加思索,如往常逕自打開那扇掛著名畫的木門,不過迎來的畫面,卻顯得有些突兀。

映入眼簾的,是自家偶像對著鏡子跳起時下很流行的那首曲子,動作還停留在門被開啟前一刻,朝著鏡子比出搶的手勢,時間宛如凍結般,只剩那開的小聲的音樂還在流動。

彼此面面相覷了好一陣子,其中一方才劃破那陣微妙尷尬。
「咳咳…關於那個廣告,我談好了,明天下……。」

「好,你可以出去了。」
燼整整自己的白色襯衫,故做鎮定的仰頭示意對方,還帶著看似有害的笑容,表示著現在立刻馬上離開這間房。

慎也沒有繼續說下去,直接轉身打開房門,有些話他清楚這時候還是不要多說為妙。

只不過關上門剎那,慎還是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,「Bang Bang Bang?」

_____________
SKT造形的產文
他真的太可愛了啦 一整個超出自己的氛圍
雖然真的超適合他的/// 衝著自己有腿有身高
就能玩kpop梗嗎 覺得不坑對不起自己

【劫慎燼】明星那檔事-工作關係(cp混亂 可能燼慎成分大 慎入)

55吋的液晶螢幕內畫面不停轉換,直到停在某個畫面,紅藍畫面交雜,震撼的音樂藉著環繞音響迴盪在有些空曠的客廳,翹著腿陷在沙發的男人還蓄意將聲音調高不少。

歌曲才維持的不到一分鐘,終於有個人受不了的從房內走出,長期埋首於各種報告、合約已經夠忙碌了,現在還要處理自家偶像的任性,滿滿的不悅全寫在臉上。
「我說燼,你能讓我處理完這次廣告的案子嗎?很吵。」

「我說不要呢?」燼沒有回頭,只是看向螢幕。

接到對方直接果斷的回答,慎捏了捏拳頭,白了對方一眼只能嘆氣將房門甩上。

始作俑者則一副計畫得逞的樣子,他是近期在演藝圈活躍的男藝人,跨足電影、模特兒跟音樂,可以說是難能一見的全才,只不過就是有些劣質的個性,以及以戲弄經紀人取樂的部分,總是讓人難以捉摸。

而他是全公司,唯一搞的定魁馱·燼的人,實力跟頭腦沒話講,還有就是不知是脾氣好還是本就沒什麼情緒,能耐的了自己的藝人是這種性子的,又加上工作效率和處事態度,論一個經紀人,慎可以說是無從挑剔。

也就這麼一個組合,才能彼此契合,更創下了經紀公司的許多紀錄,使得燼才剛出道就被順利捧紅,更歷久不衰。
_______
明明這篇就是燼慎 我對不起大家
這系列的文幾乎都是短更
還在慢慢寫 今天會丟一堆上來(草
至於發文順序 除非有主題的 不然幾乎都沒有前後關係喔
如果一不小心燼慎程度太多 我很抱歉
因為他們的相處真的太可愛了///
等等丟完再丟另一個燼慎 嘿嘿

感覺消失太久……
但因為lol和最近日常扯上了些不好的關係
有點滅火 還刪game…
但是
今天看到這個……
FML 啊啊啊啊 歐巴你怎麼那麼帥
我的偶像設定還沒生出來你就自己在skt造型回城跳bang bang bang???
是想成為Kpop出道了嗎?
不行啊你的設定是像孔劉的存在啊
怎麼自己改行進kpop了
想成為Jhin-Dragon???
好吧 就衝著你這個舞我來寫個小短篇好了/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