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奇

【劫慎】徒弟 (cp弱)

#徒弟入設定缺,可能ooc
#個性自己瞎寫,只靠語音腦補
#若到時候設定矛盾請不要拆我
#如果沒有萌到骨子裡不負責

難得在測試服被召喚,除了對線JG是那個新來的生面孔,其他都是熟人了,當然也包刮中路的劫。

而那位JG的資料他多少有所耳聞,一副狂妄自大的樣子,跟某人年輕時真有些相似,總之就是沒什麼好印象,慎本想迴避他,卻不料新人先朝他走了過來。

「您是慎吧,久仰。」少年有些爽朗的伸出手,慎也沒有迴避的握上去。

「少跟敵人那麼親熱了。」有個稍微低啞的聲音傳出,慎看向武器上眨著的眼鏡,感受對方所透出和厄薩斯一樣的能量波動。

「安靜一會兒行不行啊,他是師父的朋友,是前輩就該尊重啊!」

“朋友”?這個詞對慎有些陌生,但至少他知道這孩子對他是沒有敵意的,和他原先猜想的不同,還以為他會拿著那武器在自己面前說些鄙視均衡的大話。

「凱隱…稍微迴避一下。」劫突然出聲,似乎是看這亂成一團,從一旁走了過來。

見自己師父如是說到,凱隱也就識相退出去了,留他們兩前輩難得的…敘舊?

待凱隱稍微走遠,劫才開口道,「他是我的徒弟。」

「我知道,你另闢影流後,收徒多少有些傳聞。」當然也包刮血洗均衡那次,但那早是多年前了,至少那次不包刮這孩子,就剛剛的照面,以影流的人來說,凱隱有些耳目一新,或是對慎來講他有點熟悉,看來劫把這孩子教的很好。

「他算是我門下的第一弟子吧。」劫看著在吉茵身邊打鬧的凱隱說著。

慎朝著劫的視線看去,說實在的,連打鬧的樣子都像,「我記得你師傅也這麼形容過你…」他閉上眼,試圖把有些惱人的情緒拋在腦後。

「只不過當時那個得意弟子卻怎麼也贏不過他的兒子,可惜我還沒有兒子。」劫低頭轉動著手裡的飛鏢,這段回憶任誰提起都還是有些尷尬。

慎微微一笑,至於笑的原因有很多,是回憶起往事而笑亦或是苦笑,甚至是恥笑彼此。「才想說你們師徒沆瀣一氣的,難道影流的若無法突破自己,總要接受點什麼禁術?」慎的語氣有點輕佻,但劫知道他在緩轉氣氛。

「一來影之力本就屬於黑暗,沒什麼接受不接受的,力量也會自己找上門,況且…我得教他怎麼不被那把刀控制,而是控制那股力量。」

「果真是沆瀣一氣。」慎笑道,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,幾年過後了,都到了他們自己從學徒變成人家師父的時候,「但願到時候他不會提著那刀來收割你的人頭。」

「或許吧,也是咎由自取。」劫說著,「但我自信不會輸他。」

慎收回視線,從新投注在劫身上,「你把他教的很像你。」

「但我是用你那套在收斂他的脾氣。」劫慨然。

____________
「凱隱…」劫忽然喊住他的名字中斷了練習。
「有些話我必須告訴你。」

凱隱停下手邊的動作走向劫,腦子想的卻都是些,師父真帥、師父真強。

「咳…專心點。」劫蹙眉,有時候這徒弟的想法他還是難以捉摸。

「是!」

「切記,均衡是懦弱的,但慎是對的。」

「蛤???」有時候師父的想法他真的無法捉摸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喔摸喔摸#
我已經等不到新英雄完整資料出來了
老子想寫啊qqqqq
官方發設定不寫我不忍心
全都是洞 隔餐誤食
之後故事出來還會產###太喜歡啦啊
啊啊
劫那句是他語音:「Balance is weakness.」
突然想到丟的

评论(11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