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奇

【劫慎ABO】梅花初紅,桂花落。(不定更/中篇)

1、
慎站直身子於父親面前,那是他十二歲的事。


他印象中,只知道父親因為事業忙碌,很少管理家中的事,也或許正因為是alpha,才沒什麼家庭觀念,會面機會也就少之又少,這天難得的父子獨處卻多了個沒見過面的孩子,那頭奪人眼目的銀髮,還襯著一雙紅瞳,就同齡的孩子來說那眼神都太成熟太銳利。

“劫之後會和你一起生活,姑且算個弟弟。”

那天父親就以這麼簡短兩句話交代那孩子的來路,把劫交給了管家後說了幾句話又回到公司去。

那時候的他也沒多想,只知道劫今年十歲,或許是父親在外和某個不認識的omega生的也不意外。

慎還記得年幼時,自己也算個性外放,想努力和新來的弟弟打好關係,也嘗試和劫交心,只不過剛開始劫都是不大領情的,一放學就窩回自己的房間,倒也讓他頭疼,直到某天晚餐後才有了什麼進展。

用完餐後劫本想逕自回到房內,卻沒料到被慎搶先拉住了手肘。

“談談好嗎?”其實慎也沒料到劫就這麼佇足了,他根本沒想好說些什麼,開口第一句就也只能是這個,把氣氛都弄得有些尷尬。

第一次把劫帶到自己寢室觸膝長談,他也才知道這孩子其實還是有屬於他年紀的莽撞,可能是新環境的不適應,只好把自己包裝成生人勿近。

只不過聊天下來,關於之前家庭的事,劫一向必口不談,慎也無心窺探他人傷口及舊疤,換個話題以自己的故事說下去。

有時候,一個轉機就夠了,那天起劫就時不時敲響他的房門,帶著學校功課一待就是待到傍晚,趴在桌緣要他解一題題的數學作業,和自己恰恰相反,身體不好的他,在術科方面總是不行,卻也算半個學霸,劫就不一樣了,先天的體能優勢從小就顯而易見,只差沒成為學校小霸王而已。

也在這麼一時半刻間,兩人便熟了起來,諾大的住宅內,多了個孩子,氣氛也就比之前更熱絡許多,好在兩人也都不大愛惹事,省下了處理更多麻煩的力氣。



2.
和樂的氣氛持續到慎年滿16歲的那年冬天,連續一週的體溫升高,說明著分化期已迫在眉睫,逼著慎本能的想迴避這事,卻還是不敵身體逐漸的變化,災難預料內的降臨。

事發突然,一旁的僕人們全慌了手腳,因為荷爾蒙的關係,只留下幾個beta在身邊照應,許多人都是第一次經歷孩子分化,要幫忙些什麼都沒了頭緒,況且通知老爺的電話全以公事在身不便陪同作結,表示著人生大事得由自己撐過才行。

慎很想撐起身體安撫周圍人的情緒,不過昨夜起便高燒不斷,使得原先多病的身子更為虛弱,全身燥熱伴隨肌肉不聽使喚,現在自己只能躺臥在床上,任由汗珠沿前額瀏海滑落臉龐,及無止境的疼痛席捲而來,收緊的手指嵌進棉被裡,在手心留下深深的指印。

早就料到自己必須一個人的。

咬緊自己下唇,失落的情緒只能全往肚裡吞,痛覺都沾滿了大半意識,怎麼還能有閒餘情緒用事。

慎緊閉雙眼,不去想那些胡亂的事,這也不是第一次自己一人了,每年的生日、畢業、理所當然分化也必須如此。只不過忽然握上的手拉回了他的注意,自己有些詫然,他知道這隻手的主人是誰,額上的瀏海被撥往一邊,手腹偏冷的體溫抵上額頭,像是魔法的安心感襲來,頓時不適感褪去了不少。

“劫?”慎微微睜開雙眼看向對方,後者也只是勾起嘴角笑了笑。

“因為還沒分化,他們讓我進來的。”不用等慎開口,直接回應了對方心中的問題,“看你很不舒服的樣子,所以來看看。”

“沒什麼,分化期難免的。”慎笑到,“劫有想過自己想成為的性別嗎?”

答案不是Beta就是Alpha吧。

“Alpha。”簡短有力的回答,“想成為有力量保護自己所愛的那種人…聽起來很帥。”
說著說著竟然耳根先紅了起來。

果然是符合年紀的回答,慎心裡覺得可愛卻也不好意思說,但就這孩子而言,大概真會分化成Alpha也說不定。

“那哥呢?”

“Beta吧,我是不可能成為Alpha的,但Omega在社會上…你懂的。”尤其他是獨生子,理所當然要撐起家裡的責任。

“那我就成為能保護哥的Alpha吧。”劫看向對方,說出的話讓慎吃驚了好一會,前者則並不給予這份訝異半點理會,好像只是述說事實似的,“哥還是先睡吧。”

慎想不到什麼詞語能回應對方,只好將雙眼闔上,劫是他人生中的變數,讓這獨自一人的夜晚變得有所不同,暖意席捲上身,順著逐漸消逝的疼痛,有股情緒在心裡悄悄的成長。

隨著淡淡的桂花香飄散而出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隔了好久終於更文了
老早想寫abo了啊~ 希望可以安穩更完
名字暫定吧 等想到再改名字
話說最近可能填個星光少女短篇
真的太喜歡新故事了啦qqqq
金髮閃光組大好

评论(10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