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奇

LOL【劫慎】 Fool like you (AU短篇)

#腐向
#慎入 劫入(?

十坪不大的小套房內,擺著兩張單人床及書桌,敲打鍵盤的“咔嚓”聲不斷的從其中一人的坐位傳出,吵得讓床上看書的銀髮男子忍不住皺起眉。

「慎你打多久了,很吵。」劫不耐煩的說著,將書本放下,走到那人的身後,大力將旋轉椅轉向面對著他。

「我把這場打完就好…」慎連頭也沒抬起來,只是將椅子轉回正面。

這就是他們十四年來的相處模式,從有意識起他們就是鄰居了,國小同學校,國中同班三年,高中又同類組,這孽緣就這麼持續到大學的同科系,雖然兩人都不願承認,但對彼此卻是極為了解。

「你不是報告還沒寫?」劫將雙手撐在椅子兩側,手指往Q鍵就是按下去,螢幕上拿著武士刀的忍者唸出一段臺詞後,綠色的龍便往前方飛竄,之後劫了當按了ALT+TAB一個足以搞瘋室友的舉動。

「你…」慎多想轉過去往身後的人揮一拳,他的確也執行了,只是被劫先行按了下來。

後者挑眉回以一個微笑,順手在對方戴著連帽T的黑色軟髮上揉了揉。
「星朵拉問我要不要出去,你要來嗎?」

「你女朋友找你出去,約我幹嘛?」慎往後靠在椅背上,瞪著正在換衣服的人,對方長期健身練出的腹肌,連同是男人的慎都不得不佩服下。

劫嘖了一聲,白了對方一眼。「說幾次了她不是我女朋友。」

「最好不是…全班都在傳了。」慎將視線轉回電腦,開啟剛剛的視窗,小聲的碎唸著,卻是一字不差的傳到劫的耳裡。

那話實質勾起劫的興趣,隨便從衣櫥扯了件衣服靠在書桌旁,觀察著對方故做鎮定的表情,還慢條斯理的將手裡的衣服套上,將臉傾向對方。
「怎麼?吃醋喔。」

慎盡量保持著自己的理智,不去理會那個臉快貼上來的人,將注意力專注於螢幕上,避免表情有一絲波動。
「幹嘛吃你的醋,要出去就滾。」

聽到慎的話,劫也只是故做可憐的憋著嘴,拿了書包說了聲晚上回來就出門了。

於是公寓內就只剩他一人,這樣也好,他要玩遊戲也不用顧慮到對方的心情。
只不過隨著螢幕的變化,卻逐漸感到無聊,玩了個一兩場煩躁感便湧上,腦中不斷閃出剛剛劫的話語。

如果要說十四年來有甚麼改變,最大的就是慎越來越發現,自己很容易被劫影響情緒起伏,就好比現在劫丟他一個人在公寓,跟系花出去,明明和他無關緊要的,慎卻感到莫名的胸悶,像是原本冷靜的個性,一碰到劫就會變的亂七八糟一樣。

慎想將惱人的思緒趕出腦外,從書櫃隨手抽了本漫畫便往床倒去,翻了翻卻也沒什麼興致,索性閉上眼睛,反正睡著了也就不會有那種煩躁感了,但願那個煩人的傢伙不會出現在夢中。

*

當他下次醒來,是被肚子餓醒的,看了眼時鐘,指著六點四十的位子,這也睡太久了吧…

慎扶著自己睡到有點發脹的大腦坐起,看了眼房門口的鞋子,劫果然沒打算回來吃晚餐,心情不由得有些期待落空,至於期待什麼,慎也說不清楚。

至於獨自一人吃飯,慎也沒什麼胃口,隨便煮了包泡麵坐在書桌前,但雙耳卻不自主的想要捕捉門鈴聲或是外頭的腳步,但都是空等,明明知道會那麼在意先前就不該嘴硬待在家的,然而跟去會比較好嗎?每當看到劫和星朵拉兩人的互動,心藏就會沒來由的抽緊,還不如別跟著。

這一等沒有門鈴聲,更沒有任何有關劫回來的消息,倒是手機突然頻繁的震動,一看是燼傳來的訊息,原本就低落的心情,被用得更糟了。
慎本想無視,反正那傢伙的訊息也沒什麼重要性,只是訊息發的太過頻繁,慎皺著眉將手機滑開。

第一條訊息寫著“給我下來接這個酒鬼。”
再來就是刷了十幾個重覆的貼圖,而貼圖還在持續增加中。

慎看到訊息有些激動,像是鬆開的發條重新上緊一樣,從桌上拿了鑰匙,就往樓下跑去。

打開一樓公寓大門,星朵拉和燼就站在外頭,燼一手扶著處於昏睡的劫,看來是等的不耐煩了,眉頭皺到可以夾死一隻蚊子。
「真久,我還打算你不下來,我就把他放在門口了。」

「燼怎麼也在?」慎從燼的肩膀接過自己的室友,疑惑的問了一旁的女生,他以為跟劫出去的,只會有星朵拉。

「咦?他今天跟我們出去啊,劫沒說嗎。」

「我為什麼不能在這?」一把肩上的負擔轉走,褐髮男子還嫌惡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。

「還有阿卡莉喔,我們還想你幹嘛不來,以為你為了上次燼不做報告的事生氣呢。」星朵拉說著,用手肘點了點旁邊高他一個頭的燼,對方也只是叉著手回瞪她一眼。

「那劫為什麼醉成這樣。」

「自己問他…」
「呵呵,他說有個笨蛋不理他,就開始爆氣了。」星朵拉笑道,之後三人簡單聊了幾句便道別。

慎看著肩上的人的睡顏,思考迴路似乎打結了,他不明白劫為何不告訴他,除了星朵拉還有其他人,若是這樣他可能會一起出門,是不希望自己跟著,還是…

慎不願多想,把腦內多餘的心思甩開,將室友不算大力的甩到床上後,稍微的喘了口氣,而那人正以大字型趴在床上。

慎看著床上的劫,把他翻回正面,順便幫他拉了棉被蓋好。

對,都只是順便罷了,他只是在盡身為室友的責任。

看了對方一眼,劫因為喝醉而臉龐帶了點潮紅,前額的瀏海不規則的亂翹,就像不經大腦思考的舉動,慎將劫的瀏海撥向一邊,沒想到這個小動作卻驚醒了對方,赤紅的眼睛眨了眨,彼此的雙眼對視著,兩人都不知該做何反應,慎先行意識過來,尷尬的將視線移開。

「對…對不起。」
慎能感覺到臉頰正逐漸發熱,相較之下劫沒有多做反應,看著對方難得慌亂的臉,有些好笑。
「紫色的眼睛很漂亮。」

「你說星朵拉的?是沒錯…」

「我說你的。」劫望向對方正逃避視線的眼睛,逼著慎看著自己。

被劫脫口而出的話嚇到,慎突然不知該說些什麼,他沒想過劫對他會有友情以外的情感,但怎麼能相信一個喝了酒的人說出的話?
「你喝醉了,笨蛋。」慎想轉頭離開,今天的兩人都太不對勁,反正一早對方也會把事情忘的一乾二淨。

只是慎才轉身,左手卻被牢牢的抓住,劫大力的將人往自己扯,讓慎不穩的踉蹌了下,急忙扶住床沿才免於跌到對方身上。

「認識那麼久,連我喜歡的人是誰都不知道,你說誰才是笨蛋?」劫挑眉看著那個臉比喝醉的人還紅的傢伙,將人拉向自己的床。「當我男朋友好嗎?」
*

「欸,星朵拉。」燼將手叉在口袋裡,天氣冷到光吐出氣來就會有層白白的霧。

「嗯?幹嘛?」星朵拉抬起一隻眼看著身旁的人。

「我很夠朋友吧。」

「噗嗤…是是是~」星朵拉嘆了口氣,他們好人做到底,之後就看劫如何造化了。

评论(6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