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奇

腎結石# 慎劫燼o 三個人關係廢文和自言自語

因為很喜歡這三個男人魯魯魯的故事 所以來廢一下
明明很久前打好的 今天才放上來

劫和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吧
簡言之->劫和慎原本是朋友,但後來劫殺了自己的師父,也是慎的父親。
於是殺父之仇,不共戴天##
慎就那麼的恨劫了

然而在一個第三者燼的故事裡,卻有兩人更詳細的故事。
在還是孤朽大師的徒弟時,他們曾參與逮捕燼的行動。
也是造成這兩個角色改變的重大影響。
但這不是重點####

燼的故事裡有那麼幾段我很在意:
1、「而你更清楚不過的是(指燼的作為),你我是唯二能夠阻止他的人,」劫如此下了結論。
 
2、命運已定。慎和劫將會循著他所留…………他的傑作。而當他們用盡一切希望的那天,他們將會重回彼此,搭檔合作。
 
就像回到了以前的時光,他們那時害怕、恐懼地緊抱在一起的樣子。_燼自述(最後一段)

👉R社是不是透露出了什麼?
劫和慎是不是哪天真的會再次合作,就為了對抗燼?
尤其劫還主動去找慎了,感覺他是不是沒那麼恨慎了(或是從沒恨過他)
“重回彼此,搭檔合作。”這話感覺說的很像即將發生一般,尤其還從燼口中說起。

另外還有這麼一段:👇
「五年,我等了五年了,」慎說道。
 
「唉,我距離應該沒算錯吧?」劫疲累地問道。
 
「就算我的頭現在被砍下來,我也會奮力一擊,」慎說完往後一踏踩下馬步。距離劫只有十步又一指半之遙。
 
「令尊的理想太弱了。愛歐尼亞負擔不起他的懦弱,」劫說道。他向後一伸躺在椅背上,與慎保持足夠的距離 ─ 不致於被慎擊出致命一擊的距離。「我知道這不是我空口白話你就會信的。但…復仇的機會,你總會有的。」

👆裡面有幾句話都那麼的令人好奇
慎的那句五年了,說的是心懷恨意,但也能明白或許這是五年來劫第一次來找他,他用了“等”(I have waited),等什麼? 難到是劫的一句“抱歉”

劫說“距離應該沒算錯吧?”(他挑了距離慎三張桌子的地方坐下)
這話含義很多,五年來他始終沒有忘記慎的攻擊範圍,劫的語氣也不是怒意、挑釁,而是一種……無奈。

難道劫其實根本沒恨過慎,或是不恨了?
後面的“靠在椅背上”,也說明了他知道慎還是對他有殺意,但慎也沒更接近了,留了最剛好的距離,其實他也沒那麼想殺劫嗎。

另外那句“復仇的機會,你總會有的”
其實劫也後悔過或是反省過,他其實也明白自己犯下的事,甚至他也想過要還慎一命。

這幾段看來劫其實不恨慎了吧😔
甚至有那麼點……“罪惡感”
但是慎呢?殺父之仇哪是那麼容易緬懷的

Riot員工在關於燼的問題做了這麼個回答

Q: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,劫也出現在故事中,看起來燼的出現影響了劫的性格改變。

A:當我兩年前加入拳頭遊戲時,創作一個故事給予劫這個英雄新的深度可能是我致力的第一件事。我希望他的故事很快就能浮現於世,劫與其說是一個暴力殘酷的忍者,倒不如說他仍然做著那些認為是為了艾歐尼亞所必行之事——這這一切毀滅了他和奪走他的所愛。慎是他的兄弟和最好的朋友,但劫知道慎永遠不會原諒自己,因為他殺死了慎的父親Kusho。

👆好喜歡這個回答,我想劫是有著自己苦衷、想法的人
而且他始終把慎當最好的朋友
在慎的某個從繪造型圖裡有衝擊利刃的小彩蛋
那張比起像仇人 更像合作的感覺///
官方快發糧啊啊啊 看看那槍牌 都合好了
我們劫慎怎麼能不合好啊####

评论(9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