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奇

今天整天慎都不對勁,至少劫這麼覺得。

慎是這期免角,無論低端還是高端場,在召喚峽谷兩人相遇的機率都大幅提升了不少,今天也不意外,不過和平時不同,就連簡單的打招呼慎都視若無睹,更別提對線時死命往他臉上打的情況,其中一場對線ap星朵拉,連他殘血慎都不願傳過來幫擋,種種跡象都顯得有些反常,更是令劫百思不解,尤其當那份情緒全衝著自己而來時。

劫反身壓上坐在沙發椅的人,還不等對方掙扎,大手便牢牢牽制住那人的手腕。

「你到底在氣什麼?」或許是被慎今天的態度弄到有些不悅,劫拉下臉低聲的吼道。

已經很久慎沒有給他這般臉色,就如同當初,總以暮光之眼的身分與他相處,連日常的耳鬢撕磨都不予以回應,反而還有幾分針對的意味。

雙手被大力的壓制,慎知道這下劫是真的生氣了,但他也無心應答對方的問題,只是將臉撇向一邊,有意避開那雙帶著怒意的眼眸,其實他置氣的理由連自己都閒幼稚,更何況要說出口。

劫生氣,難道他就不氣嗎?

召喚師世界的消息偶爾會傳來這邊的世界,尤其當他一早看到官方在社群網站分享劫和星朵拉的同人作品時,以及下方一串的留言,慎要怎麼讓自己不生氣,他很少會有吃醋的情緒,但是當下他無法讓自己理性的接受自己所看到的一切。

想到這,慎不禁覺得委屈了,鼻頭稍微泛紅,連眼眶都有著淚珠打轉著,似乎感受到身下人的態度軟化,劫將箝制的手鬆開,改以環抱的姿勢,一手揉了揉對方的黑色短髮,態度更是溫柔了不少。
「所以你在氣什麼?」

慎還是說不出口,只是這一溫柔更是讓他眼淚瞬間潰堤,蹭上劫的胸膛便使不上力的哭了起來,多麼希望劫的這份溫柔只屬於自己,然而卻有另一人比他更適合擁有。

劫只是輕輕安撫著懷中人,銳氣被對方這一哭一鬧也磨平了不少,只能待對方冷靜下來,告訴他事情的始末。

然而,待慎一五一十的道出擱在心裡的事,劫卻是又好氣又好笑,將那人的身子緊湧入懷中,落了一個吻在慎的眉心,而後順著好看的臉逐漸往下吻著,最後停留於對方的唇辦。
「傻瓜,我會對星朵拉那妮子這樣嗎?」

感受到懷中人輕輕的搖著頭,劫才繼續說道。
「你也清楚我和那妮子的關係,我什麼時候拿阿卡莉和你鬧過彆扭了?嗯?」

劫捧著慎那哭過而難得有些梨花帶淚的臉龐,像是在等對方答案,但慎也只是蹭著那雙有些粗糙的手,再一次遙頭。

「無論他們怎麼寫、怎麼說,假如今天真連官方都支持我和那妮子……那我也就做個樣子罷,你只要知道我很愛你就好,好嗎?」

這次慎沒有搖頭,反倒微微點了點頭,抬臉覆上劫的唇。
「抱歉讓你生氣了。」

______________
Riot 你夠了喔 拆我EZ LUX我不跟你戰
現在竟然拆我劫慎阿阿啊啊啊啊
不行啊 老子超雷劫星
他們不就是好閨密好碰友而已嗎住手啊!!!!!
是不是缺少一個劫慎長篇漫畫 劫星不就是多個長篇漫畫嗎qqqqq
我們劫慎也可以有啊 我來!!!(住手     不然燼來!!!(被打
連燼都吃劫慎了 怎麼你還拆(?
算了我整天都因為這件事搞的難過難過的qqqq

评论(15)

热度(9)